涌动之章 其之二

大逃杀故事文以及设定置放

Follow me on GitHub

咣隆咣隆地。又有一台火车过站了。 火红的太阳落入半山腰。即使已经不像白天一样炎热,但被晒久了还是会让人汗流浃背。 拿起了手机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二十四小时制的手机时钟告诉了我现在的时间是傍晚六点十九分。 我跟伊莉嘉来到这个几乎都没有火车停过站的偏僻车站里已经有差不多快一个小时,然而我们在等的车却还是没来。 看来即使时代一直在进步、改变,偏远地方的交通要变得普及便利果然还是件很困难的事。 我们两个人现在正坐在第一月台的长椅上等车。 伊莉嘉大概是因为今天闹了一整天精疲力尽的关系,现在已经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 「哈……」 我用着尽可能不会吵醒她的声音小小的叹了口气。 本来就已经因为被太阳照得够热了,现在又因为伊莉嘉整个人都靠到我身上的关系,让我的制服已经湿到大概可以直接拧出汗水来的程度。只不过,比起因汗水黏身的痛苦,自己现在竟然更在意身上的汗臭味会不会让伊莉嘉觉得讨厌的这件事……果然男孩子这种生物都是无可救药的笨蛋吧。 话说回来,为什么伊莉嘉这家伙看起来也跟我一样都满身大汗了,我从她身上闻到的却是一股很香的味道?是因为女性贺尔蒙之类的东西造成的吗?还是说这家伙其实有用香水之类的习惯?由于我对这方面的事情并不太清楚,所以只能在脑里猜测。 说起来,以前好像也跟我的青梅竹马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不过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具体又是什么情况,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 「おじいさん……(爺爺……)」 是梦话吗?伊莉嘉看起来好像还在睡,不过却能从她的嘴里听到小声的在呢喃些什么。 不过大概说的不是中文的关系,即使不是完全听不到,我也听不懂伊莉嘉到底在说什么。 「なんでよ……(為什麼……)」 不过,也许是我想太多,又或者是单纯的错觉。 我总觉得从睡着的伊莉嘉的侧脸上,可以看出那么一点悲伤的情绪。

那之后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我们等的六点三十分的车总算是靠站了。 由于担心到时叫不醒伊莉嘉的关系,我在五分钟前就先把她给摇醒过来。 现在,我们两个人正坐在空无一人的车厢里,正因无聊而望着空气发呆。 火车里有些强劲的冷气让满身是汗的我忍不住发起抖来。 伊莉嘉大概也跟我一样觉得有些冷,所以可能是想取暖而往我这边靠了过来。但我实在是不想在满身大汗的状态下和另一个也同样满身大汗的人靠在一起。于是我就用右手抓住了试图坐到我旁边的伊莉嘉的脸,直接把她给推开。 然而伊莉嘉也不是那种会轻言放弃的难缠的家伙。所以我们之间的斗争结果弄到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竟演变成两个人站在车厢的中央,像在相扑一样互相抓着对方的手在推挤、缠斗着。 然后就在我们像这样在车上无意义的浪费了不少时间后,火车也总算是到达我们目的地的车站。 虽然在停站时的剎车让我们差点摔倒,不过大概是因为我们两个人的平衡感还算不错的关系,并没有摔倒,然后上演恋爱喜剧的那套像是我把伊莉嘉给推倒的状况。 「切。」 「喂。」 似乎和我想到同一件事情上的伊莉嘉露骨的表现出觉得可惜的态度。 不过我们因为得要赶着下车的关系,她也没有继续站在那里浪费时间,而是去把被她放在座位上的巨大绿色旅行包和千鸟纹猎鹿帽分别侧背起来和戴在头上,然后赶忙准备离开。而为了等伊莉嘉的我也在那之后提起自己的书包,追在她的身后一起下了车。 一来到车厢外,就因为迎面而来的热风而让原本因冷气而受凉的身子一下子就暖和了起来。 我为了确认时间再次把手机给从裤袋里拿了出来。 七点零三分吗…… 天色有些暗。太阳已经快下山了。总觉得这趟路比想象中的还要来得花时间。 虽然像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但是以往都只是在市内陪伊莉嘉做调查而已,但是这次可是跑来了相当于外县市的地方。而且还是个车次很少、加上又得转车好几次的偏远的乡下。 感觉视情况,我们今天可能会回不了家。 「接下来呢?」 即使如此,既然都已经陪到这里,事到如今再后悔也有点太迟了。 而且我也不好放任伊莉嘉一个人在这种偏僻的地方然后自己先回去。 加上如果是伊莉嘉的话,实在不可能丝毫没有任何计划的就来到这种地方。所以我就抱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心情,向伊莉嘉询问接下来的行程。 「我没记错的话听妳说好像还要搭巴士的样子?是可以直达那间教会的吗?」 在边这么问的同时,我们也边往剪票口的方向前进。 伊莉嘉虽然似乎不知道把车票给收到哪去了而在身上到处翻找,不过却也还是好好地回答了我的疑问。 「不。虽然搭巴士就是最后的交通工具了,不过下车后还得要再走一段时间才能到那间教会。」 「果然没那么轻松吗……」 「特地选在这种地方肯定是有理由的。对,比方说,用来阻止像我们这种好事的人去深入调查她的身世之类的。」 「麻烦把那个『我们』改口一下。我可不记得我跟妳变成同类型的人了。」 「还有就是…啊找到了。」 在我们刚好来到剪票口前面的时候,伊莉嘉也从她的千鸟纹猎鹿帽里翻出了被她藏在里头的车票。 这里的验票员是一名面带和蔼笑容的白发老爷爷。 也许是因为看到刚才伊莉嘉找票的样子了吧?验票员老爷爷在给伊莉嘉验票时,好像稍微窃笑了一下。 等我们都验完票来到出口时,在伊莉嘉的要求下,我们并没有直接离开车站,而是先到了车站里设有的便利商店,打算先买点东西来来吃。 「ZERO少年想吃什么?」 不知道是因为困扰该买些什么而打算拿我的意见来作参考,又或者真的只是基于好奇心才这么问。 伊莉嘉人正站在罗列有大量面包的陈列架前若有所思的烦恼着。 便利商店里的冷气比起火车的车厢内部还要来得强。 虽然跟先前满身大汗的时候不同,但是这剧烈的温度转变还是让我有些受不了。 可以的话实在很想吃些能暖身子的东西。 「哦?……我大概会想吃这个吧。」 说着,我就从一旁的开放式冷藏柜上拿起了一件微波食品给伊莉嘉看。 「麻辣火锅……?」 只见她用着有些复杂的表情看着微波食品的包装,然后在犹豫了很久之后这么说了。 「那我也跟ZERO少年一样就吃这个吧。」 「妳不是想吃面包吗?」 「呣。那是因为…不管啦!总之我也要吃这个!就这么定了!」 为什么突然闹起别扭来…… 「我是无所谓……那就这样结账了?还是妳有打算顺便买什么饮料?」 「饮料……」 伊莉嘉的视线朝陈列有大量饮料的冷藏柜望去。然后好像看到了想要的东西了而小跑步到其中一柜的冷藏柜前去把门打开,在取出了两罐瓶装的柠檬水后又跑了回来。 由于我自己就有在书包里常备矿泉水的关系,并没有额外再买饮料的必要。于是就那么拿着两份的麻辣火锅和手持两罐柠檬水的伊莉嘉一起到柜台前结账。 「您好。请问是要一起结账吗?」 外表感觉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便利商店服务员男子摆出了相当完美的营业式笑容这么问道。 我身上因为没有带多少零钱,如果一起算的话之后就会变得相当麻烦。 然而,在我正因此打算向店员回答说要分开结账的时候,伊莉嘉就已经先掏出她爱用的粉红色皮夹,抢先这么回答了。 「啊,是的。钱就由我来付吧。」 「喂、喂。」 「别在意别在意。这顿就当作是我请客啦。毕竟ZERO少年可是陪我到了这种偏远的乡下地方来,我可要好好补偿一下你才行呢。」 「既然妳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啊。」 「哦!不要客气不要客气!如果还有什么想要买的东西就去尽管拿过来吧!」 因为被伊莉嘉这么说了,于是我就忍不住想挑战看看她的底线。 服务员男子因为也听到我们的对话了的关系,即使露出了有点为难的苦笑,却也还是表示愿意等我们。 我先是到了零食区拿了好几包喜欢口味的薯片然后稍微看了一下伊莉嘉的反应。 一如往常,丝毫没有动摇的得意笑容。看来对那家伙来说钱好像根本就不是问题的样子。 虽然从以前就一直在想了,但那家伙该不会真的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吧? 如果没办法在金钱上对伊莉嘉造成打击的话,那就只能从别的地方下手了吗……不,现在就下定论可能还太早了。区区的几包零食而已。只要是零花钱稍微多一点的人还是能负担得起。既然这样—— 我走到了3C产品区去,拿起了一副感觉很贵的全罩式耳机。虽然夏天根本就不会让人想戴这种东西,但是我的目的并不在那里。 稍微看了一下价格。要价一百七十九人民币。好贵。但是只有这样应该还不够。 这么想着的我又从一旁拿了几块32G的U盘。这样如何! 左手抱着好几包的零食,右手拿着耳机和U盘的我又回头往站在柜台处的伊莉嘉看过去。却只见她露出了一副比起像是因为会花太多钱而困扰,更像是无法理解我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一样的表情,皱眉歪头看着我。 想在金钱上对伊莉嘉造成打击果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吗…… 放弃再继续干这种蠢事的我在将耳机和U盘全都给放回原位以后,就拿着手上的那几包零食准备到柜台去结账。 然而,就在这时,我的眼角中却偶然地瞥见了放在杂志区上的某个,有可能让我逆转胜利的致命杀器。 不对。事情真的会如我想象般的那样顺利吗?毕竟伊莉嘉那感觉像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就算拿了这种东西过去,似乎也只会被她捉弄又或者是感兴趣的表示想跟我一起看。到时候会受到打击的反而不是伊莉嘉,而是我。 然而—— 即使如此,我仍然按耐不住诱惑的将放在书架上的那本神圣的书籍给取了下来。 虽然我知道伊莉嘉的视力很好,但可能是因角度上的问题,伊莉嘉似乎并没有看清楚我拿了什么,一样是歪头不解地看着我。不过那名大概是在这里打工的服务员男子就不一样了。 只见那名服务员男子露出一副彷佛在说着「这个男的到底在想些什么!」般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我的脸。 但是我并不在意。即使被这名服务员男子蔑视也无所谓。 与柜台的距离明明只有短短的几步,应该只需要花上几秒的时间就能到达,可是却让此时紧张的我感觉每踏出一步所花的时间都像过了好几分钟那样久。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慢。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在这时想起了青梅竹马曾经对我说过的话。 『任何事情都需要去勇于尝试才能知道结果会怎么样,毕竟人类的可能性可是无限大的!』 是啊。说的没有错。如果不尝试看看的话又怎么会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呢? 于是我决定相信我青梅竹马所说的话,冒险勇敢地踏出这一步。 等我终于走到柜台以后,我也在放下那大量的零食的同时,将我赌上一切拿在右手上的那本书给高举起来,用力地拍到柜台上。 此时,我可以感受到两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本书上。 穿着岂止是相当暴露,甚至还露出重点部位的好几名女生就那么大剌剌地被印在封面。没错,我所谓的神圣的书籍……就是色情杂志! 我偷瞄了一眼伊莉嘉的反应,却因为身高差和位置的问题而没办法看清楚她脸上究竟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只知道她似乎在强忍着什么情绪而在发抖着。 然后不可思议的—— 『我说ZERO君呀……』「我说ZERO少年呀……」 突然在我脑海里响起的青梅竹马的声音,竟然和现实里伊莉嘉所说的话漂亮的重迭了在一起。 『「你拿这种东西过来到底是想干什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清脆的叮咚声在便利商店自动门敞开的同时一并响起。 服务员男子无视了我和伊莉嘉,向刚进到店里的客人露出有些僵硬的营业式笑容。 从尚未关上的自动门外头传来了夏天独有的嘈杂蝉鸣。 伊莉嘉脸红害羞的样子果然比想象中的还要来得可爱。 户外温热的暖风与室内冷气的强风同时吹拂着我的身体。 然后,我的腹部也重重地挨上了伊莉嘉的一发拳击。

右手边是因为天色已黑感觉深不见底的森林,而左手边则有一大片的农田。 即使是这种乡下气息浓厚的地方,道路也姑且是很一般的柏油路。 远处可以看到不少平常在都会区根本看不到的平房和大概是住在这里的农民们。 「虽然我知道刚才那是我不对,但是也用不着打得那么用力吧……」 先前受到伊莉嘉暴击的腹部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我一边按着发疼的肚子一边用很小的声音抱着怨。 我们现在人已经在前往教会的最后一段路上。 因为还得要等公交车,担心错过的关系,我们结果并没有在便利商店里用餐,而是请店员替我们微波完后就先到公车站的地方去。 等我们到了站牌的地方时,我们要搭的车也刚好到站还差点就要那样直接发车。 如果我们先在便利商店用餐才过来的话,可能就又得浪费上半小时左右的时间等车。只要一想到这点,就让我不禁捏了把冷汗。 不过公交车虽然是赶上了,但是原本打算边吃边等的麻辣火锅却因为被司机提醒车上不能吃喝,导致即使到了现在,拿在我们手上的麻辣火锅还是一口也没碰。 「唉……」 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走在我身边看起来一脸开心的伊莉嘉。 为了向伊莉嘉表示歉意,我在答应了伊莉嘉愿意听从她一次的任何请求以后才好不容易地让伊莉嘉的心情好转过来。 然而虽然是以我能办到的事作为前提条件,但多少还是会有些担心我到时会不会被扯进什么麻烦的事里去。 「怎么啦?ZERO少年?那么垂头丧气的?」 妳以为是谁的错啊——虽然因为平时吐槽伊莉嘉吐槽习惯让我差点就要反射性地将这句话给说出口,但是想起这次完全是我自作自受,就又把这句话咽回心里去了。 「没什么。倒是那所教会到底有多远?我好像没看到这附近有像是教会的地方啊。」 乡下地方跟都会区不一样,一眼望去就能将这里有什么尽收在眼里。 但即使如此,我却也没见到有什么看起来像是教会的建筑物。 「就算没看到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啊?我不是说过了吗,那名转学生的资料是造假的。」 「哦……意思是说可能根本连那个教会的存在本身都是捏造的了?」 「没错。不过ZERO少年倒可以放心。我们这次要找的教会是确实存在的。」 「……那就好。」 如果这么大费周章地来到这里才知道我们要找的教会其实不在的话我一定会想痛打伊莉嘉一顿。 「好。到了。」 「到了?」 我有点不是很能理解伊莉嘉所说的究竟是代表什么意思。 四处张望了一下,除了盖在这条道路上左手边的这栋感觉年久失修的老旧木造平房以外,就没有见到其他的有可能可以被称为教会的建筑物。难道说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教会? 「走啰。」 「等、等等啊喂……!」 伊莉嘉没有向我多作解释,而是径自走上门前。 然后这时我才注意到挂在门口上的门牌上所写的几个大字。 上面写的大概是这间教会的名字吧。不过我虽然看得懂教会这两个字,但上面的其他字却都是我看不懂得文字,所以让我即使看到了门牌,却也还是不清楚这间教会到底叫什么名字。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没有这个门牌的话,根本就不会有人想到这里是教会吧? 这栋木造平房从外观看起来真的是半点宗教元素都没有。 跟周围的建筑物最大的差别大概就只有这栋房子的建筑风格是西式的这点而已。 等我跟着伊莉嘉走上门前才注意到这里并没有门铃。 虽然如果是一般的教堂的话的确也不会有设置门铃这种东西……但是这间不管怎么看都像一般民房的教堂感觉就算有门铃应该也不奇怪才对…… 而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期间,伊莉嘉门也不敲,毫不犹豫地就把手放到门把上直接推了开来。 「喂喂……!至少先敲个门再进去吧……!」 「没事。我已经有事先打电话通知他们说我会过来了。」 「咦?」 是那样吗? 没想到伊莉嘉的准备这么周全的我在糊里胡涂的状态下就那样跟着她进到了屋里去。 一看,外头看起来明明只像个一般住宅,里面却在摆设上十分符合教堂的风格。 率先映入视野的无数条长椅整齐的排成一列。而在教会的内部也能见到墙上挂有被钉在十字架上、大概是铜制的金黄色耶稣像。角落处也有台时常让我在听到教会时就会与之联想在一起的钢琴。其他更有在墙上摆挂许多感觉颇有宗教味道的图画。 虽然我在这方面上算是外行人,所以其实并不太了解。但总觉得这里已经把教堂的风格给重现的相当十足了。 「哎呀?我还以为你们今天不来了呢。」 突然从身后传来什么人的说话声让我反射性地转头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名身穿清一色全黑的衣袍,并在胸前挂有银色十字架、打扮立刻让人与神父作联想的成年男子就站在那里。 与听起来清脆偏高的嗓音不相符的是,这名男子有着让人不禁联想到运动员的粗壮身材与黝黑的皮肤。就连身高与长相也都是感觉较为粗迈的那种人。 虽然这样想很失礼,不过这名男子比起神父,感觉上更像是个柴夫。 「呃,不好意思,像这样没招呼就擅闯进来……」 「哈哈哈……没事的。不用那么拘谨也没问题。我已经事前听伊莉嘉说过你们要过来了。」 长年以来总是帮伊莉嘉打圆场、善后的习惯让我下意识地替伊莉嘉向眼前的这名大概是这里的神父的男子低头道歉。不过结果伊莉嘉所说的有事先打电话通知这里的话好像是真的。那名男子只是一笑置之。并没有表现出半点困扰或生气的情绪。 另外,因为从他的嘴里直接听到伊莉嘉的名字的关系,让我发现到一件刚才没有注意到的事情。 因为我的超情报检视的能力的关系,我总是能在任何人的头上看见像是游戏数据般的HP条与MP条一类的东西。 而正好位在HP条与MP条正上方的位置的地方,则直接标示有对方的真实姓名与年龄的情报。 上野门沙克。 那是标示在我眼前的这名男子的头上的名字。 也就是说…… 「好久不见了。臭叔父。」 「嗯。好久不见了呢,伊莉嘉。」 这名男子竟然其实是伊莉嘉的亲戚?!

返回故事主页

进入下一章。